金立要破产重组了 数据打架财务状况仍不明

2018-11-29 12:36:59来源:东方财富作者:小思

  11月28日上午,位于生死悬崖边上的金立在深圳公司总部召开了供应商债权人沟通会议。记者从参会人士了解到,多家供应商与金立方面就债权的处理达成了初步共识。

  据了解,此次参会的供应商债权人接近20家,包括没有抵押物的以及债务在800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其中,上市公司方面的有深天马A、欣旺达、维科精华、领益智造的全资子公司东方亮彩等金立供应商。

  记者从上述参会的有关人士了解到,尽管有部分供应商与金立方面就债权的处理达成了初步共识,同意金立破产重组,但两个多小时的会议,暂未形成具体的方案。此外,也有一些债权人支持清算方案,以便自己在收回欠款方面有一定优势。

  另据消息称,富海银涛方面将在得到大多数供应商的认同之后,再行接手推动重组。富海银涛据称是金立的重组顾问。

  11月23日,金立曾召开金融债权人会议,会议初步的讨论结果称,几乎所有的银行金融债权人都同意破产重组。

  在金立所欠债务方面,据亲口承认自己去塞班赌博输了十几亿元的金立创始人刘立荣透露,目前金立所欠债务约在170亿元,其中包括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供应商约50亿元,广告供应商约20亿元。

  该数据与此次会议透露消息较为吻合。据一位参会的供应商代表称,金立目前拖欠货款的大小供应商合计超过400家,合计欠款在50亿元左右。

  一份金立主要资产及抵押情况的图表显示,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金立的总资产和总负债约人民币201.2亿元和281.7亿元,净负债已高达80.5亿元。该数据也与28日会议现场富海银涛展示的PPT内容相吻合。

  从目前金立手中的资产情况看,主要有三大块资产,包括其持有的微众银行3%的股份和南粤银行9.49%的股权,以及金立在深圳的在建写字楼——金立大厦。

  据刘立荣此前透露,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南粤银行股权估值也接近20亿元。

  目前,金立大厦资产在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申请财产保全后处在冻结状态,南粤银行股权在上海唐神广告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后遭到冻结,而被各大供应商债权人看重的微众银行股权,在转让时需要银保监会的审批通过。

  十几亿挪用资金如何流往塞班成谜

  尽管赌博输掉的钱没有百亿之巨,但暴露出的公司管理问题却让供应商们感到担忧。“我们关心的是公账怎么到私账上去的,以及刘立荣对于已经倒闭的供应商有什么说法。”金立的一名供应商表示。

  确实,输掉十几亿,钱从何来?刘立荣否认了挪用公款60亿的传言,但他表示:“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他没有说出从公司挪用资金的准确数字,只是称“大概十几个亿”。 可能为了佐证他的说法准确,他补充说,金立下个月就可能进入破产重组程序,这些账目都会公开。

  这是他首次向媒体坦承自己使用了金立公司的资金,但在讲述这一行为时,叙述为“借款”。“这个辩护性质的说法似乎听起来有些无力,但对他的个人命运来说,是借款还是职务侵占,裁定结果可能至关重要。

  在第一财经日报披露出来的一份疑似金立主要资产及抵押情况的图表中,提及金立财务中有14.3亿元为控股股东刘立荣来往款项。同时也有人怀疑这一数字过低,刘立荣还有可能将挪用资金做到了应收账款中,因为在这份看起来比较合理数据中,2017年底应收账款有28亿元。

  有关塞班岛,刘立荣零碎的叙述中提到,在塞班岛输钱发生在2017年的1月,但对赌桌上最大推掉过多大筹码的细节,以及资金是如何划走的? 侵占资金是否全部拿去偿还了塞班欠下的债务?在被继续追问一些细节时,刘立荣摆手表示拒绝回答,表情像是被揭到了逆鳞。

  “刘立荣能够长期这么做,说明公司中没人能监督他,他可以为所欲为。”一业内人士称,显而易见,审计金立财务报告的会计师是失职的,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督作用。金立不是上市公司,财务状况不透明,如果会计审计能早发现这个问题,本来能够以此倒逼金立严格财务管理制度,这也是救赎金立的一个机会,但很遗憾,这最后一道防线也失守了,以至于发生了刘立荣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去塞班岛赌博输掉巨款的事。

  数据打架,财务状况仍不明

  刘立荣“借用”了十几个亿,金立真就撑不住了吗?

  在2016年金立发行规模为10亿的私募债“16金立债”时披露的财务数据,2016年,金立营收达到270多亿,净利润13.3亿,当年现金余额为7.3亿。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现金余额10.3亿。

  就这样一份报表看,金立财务状况是相当健康,那么,金立的死亡之谜究竟是什么?

  在与证券时报记者的对话中,刘立荣对金立落得今日局面有他的说法。“在2017年开始金立和供应商之间的往来一直是比较紧张,有些供应商听说我参与赌博的事情之后,就用断供、申请保全资产的方式逼迫金立还钱,在2017年11月份,我自己筹措了1个多亿投入到公司,已经无济于事。”

  “到今天这个局面,本质上是因为金立手机多年都在亏损。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刘立荣的这个说法让人感到惊讶。

  谁能相信一家曾经年出货量近4000万部手机、接连聘请明星代言的手机大厂,一直在亏损的状态?而且按照刘立荣的说法粗略计算,从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累计亏损就有约80亿。亏损80亿的情况下企业还能够支撑下去?

  这听起来有些离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信度。只是主业亏损情况下,“16金立债”递交的财务报表经过了怎样的会计处理方法不得而知,但两种明显“打架”说法,让金立的财务谜团仍旧扑朔迷离。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