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证券和华安证券最新内部传真纪要(12月31日)

2013-12-31 09:13:12来源:作者:panpan
【新闻评论】

  中投证券

  2013年主体市场出现下跌,流动性偏紧的收尾出现下跌也并不意外。上半年市场预期波动两次超越不能松也不能紧的政策边界,构成了上证指数的阶段顶和底,上证指数2450附近成为经济预期顶、2300点附近成为阶段流动性顶,而1850点附近成为底线思维底。结构上,行业生命周期靠前板块获取了高额收益,而这些行业估值大幅度扩张累积了一定的风险。

  2014年海外经济将进入稳步复苏态势,伴随QE缩减启动,虽然中国经济的外部条件将延续变好,但流动性压力上升,经济仍在此消彼长结构调整中。预计制造业投资、消费、三产延续恢复,出口平稳,而地产投资、基建投资小幅回落。而改革红利普益性将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以及企业、市场信心。

  我们预计2014年全市场盈利增速10%左右,与2013年相当,好于2012年;盈利低位水平整体估值扩张较弱,2014年流动性仍会主导估值波动。

  流动性:1、2014年货币政策偏紧的基调暂未改,前半场货币政策腾挪局限于微调;外汇占款回落压力趋升以及利率市场化仍会限制利率回落,继续牵制估值,我们预计上半年市场暂难突破区间震荡。2、伴随商业银行降杠杆为主要特点的资产调整行为接近尾声,可能利率顶会形成;同时,经济缓落,持续偏紧的货币政策背景下,通胀存在低于预期的可能,下半年货币政策微调的空间会打开。3、不考虑货币政策变化,静态看A股市场资金供需偏紧。

  市场波动周期:1、由于宏观流动性季节性效应,我们看好一季度的行情,尤其看好2月至3月中旬(新股发行趋缓同时叠加两会情绪).2、不太看好二季度的行情(流动性偏紧、新股发行上升).3、下半年我们预计CPI回落快于经济缓落,货币基调趋松,或突破区间震荡。4、我们预计市场走势前半段区间震荡2000点-2400点;后半段存在走高的可能,全年上证指数波动范围2000点-2600点。

  博弈型的市场不变,结构继续分化。1、低估值改善修复的限于结构,建议精选个股。2、高估值板块受到新股发行影响估值回落,建议关注新股

  配臵建议:1、升级版经济:从行政主导到创业大数定律主导。建议关注中介角色的券商,以及投资选择增多的保险。2、土地改革增富农民、以人为本的城镇化思路驱动消费升级,2014年宏观消费需求将回升,建议关注食品、日用品;以及稳定增长的家电汽车。3、三产仍会较为平稳,增效、转型成为新的增长点,配臵环保医疗旅游、互联网(多关注新股).4、制造业修复。关注产能去化修复的新疆水泥,城市集群建设受益、海外需求恢复的高端装备制造,以及国企改革。

  风险提示:1、美联储过快收紧货币政策。2、央行全年维持货币紧平衡。3、经济超预期下滑

  华安证券

  传统的需求管理政策在刺激增长方面近“失效”,其原因在于人口、利率、投资与出口空间、资源等等资源禀赋与现实情况的变化,使得过去利用土地为杠杆,撬动投资高速增长的模式已难继续。并且,传统单纯的需求管理政策,还造成了许多问题。

  为了恢复经济中长期增长动力,政策的调控重心已转向供给管理。“三中全会”后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面显示了这一变化。

  从经济周期角度来看,我们认为2014年经济呈现趋势性复苏的可能性很小。当然,由于政策上仍会给经济“维稳”,加上库存周期的支撑作用,明年经济大幅下跌可能性也不大。通胀方面,明年CPI高点可能会出现在5、6月。货币政策易紧难松。

  ·供给管理政策与经济社会内在动力带来投资机会——寻找新兴趋势与改革的交点

  新兴趋势推升盈利,改革政策扩张估值。尽管明年经济难有趋势性变动,但经济社会中仍具有许多新的趋势,这些新兴趋势在供给管理政策的助推下,将有加速进展的可能。这就形成了明年市场最主要的投资机会。

  这些新兴趋势产生在经济、社会许多方面,再参考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具体内容,我们认为总体上趋势与政策在经济与社会领域,存在六大“交点”:经济方面有制造业升级、消费升级与金融升级;社会方面有人口、生态结构与安全。

  如果说,2013年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把握住市场对于“新兴趋势”的预期,那么,2014年的关键则应当在于把握这些新兴趋势与改革政策的交点,并回避流动性变化所带来的风险。

  转型还是主角,传统也有机会,配置需要择时

  我们认为,明年市场值得关注的行业包括军工医药、高端智能化装备制造、非银行金融环保新能源汽车、安防、互联网安全、纺织服装(行情专区)、食品饮料、商贸零售、农林牧渔等行业。当然,预计明年将会有很多并购,特别是传统行业并购带来的机会。总之,反应转型的成长行业仍将是主角,传统行业也会出现一些机会。

  风险方面,我们认为明年有三大风险需要防范,一是流动性风险,这一过程要延续至2季度末;二是明年部分企业可能破产并带来一定程度的信用危机;三是改革政策方面或有多种难以预测的因素。

  市场指数难有趋势性行情,但风险与预期仍将影响市场波动,全年市场总体或呈N型走势;但全年市场波动可能会比较频繁且剧烈。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