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主业陷入谷底 前三大股东集体上演了减持潮

2019-01-18 12:44:31来源:新浪财经作者:小思

  在主业陷入低谷之际,莎普爱思前三大股东集体上演了减持潮。

  1月17日,莎普爱思公告,自去年7月至1月15日,公司第三大股东王泉平累计减持持股比例约5.16%,套现1.27亿元后变为持股5%以下股东。

  在王泉平减持前后,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景兴和控股股东陈德康先后加入到减持行列。

  2017年底,公司主力产品滴眼液夸大宣传为治疗白内障的“神药”,被社会广泛质疑,公司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受此影响大幅下降。

  “神药”事件虽然已经过去1年时间,但公司业绩还看不到回暖的趋势,2018年中报披露,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3.12%。

  三大股东密集减持套现4亿

  最先减持的是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景兴。

  莎普爱思(603168.SH)公告显示,上海景兴因自身战略发展规划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要实施减持。从2018年7月7日至2019年1月3日,上海景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75.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23亿股的0.5452%,合计套现1467.43万元。

  截至目前,上海景兴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921.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9.0573%。

  上海景兴在莎普爱思IPO前取得3096.49万股,集中竞价交易取得1.24万股。

  几乎在上海景兴减持的同一时间,公司第三大股东王泉平“出于个人资金需要”开始减持。

  2018年7月13日,王泉平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所持公司股份645万股,减持价格8.51元/股,其后,在11月2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645万股,减持价格6.40元/股;另外,王泉平在2018年7月20日至2019年1月15日区间,集中竞价交易减持373.04万股,减持价格区间6.95元至9.01元,减持套现3042.05万元。

  王泉平在公司IPO前取得3276万股,占比公司总股本的10.16%。

  上述一系列减持,王泉平套现约1.27亿元,减持完毕后,王泉平持股比例降至4.999992%,成为公司持股5%以下股东。

  2018年12月24日,公司控股股东陈德康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3115.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9.66%)协议转让给上海养和,协议转让价格2.6亿元,相当于每股转让价格8.33元。

  转让协议签署当天,公司股票收盘价6.94元/股,陈德康的股份转让价格相当于溢价20%。

  股份转让后,陈德康持有公司股份比例28.97%,仍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

  斑马消费发现,从时间轴来看,三大股东减持动作似乎比较急迫,陈德康在承诺期刚满5天就向上海养和协议转让股份;上海景兴距离承诺期满还有5天,就提前披露减持计划;王泉平披露减持计划时间距离2018年6月19日承诺期满,仅过了8天。

  主业陷入谷底

  莎普爱思曾经靠着一款滴眼液,成为众人皆知的明星公司,其营业收入从2008年的1.47亿元升至2016年的9.8亿元,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占公司营收比例最高达77%,一度拥有86%的市场占有率。

  2017年底,莎普爱思旗下主力产品滴眼液(苄达赖氨酸)广告宣称对白内障和早期老年白内障具有预防和治疗作用,被媒体广泛质疑夸大宣传,公司业绩旋即陷入了低谷。

  2017年报显示,莎普爱思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分别实现9.39亿元和1.3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07%和35.92%。

  即便事发当年年底,陈德康承诺1年内不减持所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也未能止住股价持续下挫的趋势。

  媒体质疑对公司主力产品销售的影响仍在持续。

  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滴眼液销量同比下降43.12%。祸不单行,公司另一板块中成药产品销售同比下降48.39%。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6亿元,扣非净利润0.4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9.34%和42.37%。

  滴眼液事件后,公司曾推出十全大补丸和锁阳固精丸等新产品,销售情况如何尚不得而知。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