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资金被“闷杀” 3.5万散户或抄底踩雷

2019-06-21 21:47:21来历:证券时报作者:小思

  6月21日*ST华业报收0.91元股价涨停,这份涨停对徜徉在退市边际的*ST华业显得尤为重要,由于*ST华业股价现已接连11天低于1元,很可能成为继上一年的中宏股份后又一家由于股价接连低于1元而退市的股票。9个买卖日,0.91元的股价,无疑为其又续了一口气。

  上一年9月底以来,可谓*ST华业的艰屯之际,公司百亿债款暴雷,阅历两轮大跌。e公司记者发现,在这条接近退市的路上,既有控股股东的被逼减持,还有3.5万散户或抄底踩雷,以及很多组织出资者损失惨重,乃至一贯被视为聪明资金的港股通北上资金,在*ST华业17个接连跌停期间也曾被闷杀。

  3.5万户散户或抄底踩雷

  *ST华业(华业本钱)原为华业地产,本来首要从事的是房地产事务,2015年6月更名为华业本钱,预备从单一的房地产事务变为包含房地产、矿业、医疗金融四大事务板块的多元化开展形式。

  2018年之前,*ST华业成绩都不错,2015年至2017年,公司经营收入别离为46.81亿元、52.03亿元、38.62亿元,净利润别离为8.83亿元、12.18亿元、9.98亿元。

  *ST华业股价也曾在2015年6月份牛市高峰之时到达24.48元的高位,公司市值一度超越300亿。不过,事务转型也埋下危险,2015年*ST华业不断“加杠杆”受让恒韵医药应收账款,规划逾百亿元。可是,到2018年9月底“爆雷”, 百亿债款惊现“萝卜章”。至此,*ST华业危机全面晋级,尔后不断曝出债款违约、实控人暂无法回国、控股股东质押股遭强平、董事涉嫌欺诈被刑拘。

  2018年成绩出炉,*ST华业净利润巨亏64.4亿元,年报也被审计出具无法表明定见陈述,并被施行危险警示,证券简称由华业本钱变更为*ST华业。

  从百亿债款爆雷至今,*ST华业阅历了两轮大跌。第一轮大跌是在2018年10月份前后,*ST华业百亿账款暴雷之时,公司股价从8元左右高位一路跌落至3元下方;第二轮是在公司年报发布并被ST(危险警示)后,4月30日至5月27日,*ST华业接连17个买卖日跌停。

  接连大跌之中,记者又看到了了解的大批散户“抄底”的影子,仅仅从现在状况来看,数万散户又抄在了“半山腰”。

  从股东户数改变来看,有超3.5万散户或抄底踩雷。从2016年四季度至2018年三季度末,*ST华业的股东总户根本维持在3.5万户左右水平,2018年9月30日时其股东总户数仍是36911户,到2018年底时其股东总户数已添加至65386户,到2019年3月31日则添加至72397户,相较于上一年三季度末*ST华业股东户数暴增35485户,几近翻倍。

  大股东被逼减持

  在2018年*ST华业百亿账款暴雷,公司股价大跌之时,*ST华业控股股东华业开展股权质押也爆出危机,2018年10月12日*ST华业布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股票将依约被强制卖出。在此之前的2018年10月9日,*ST华业已布告称华业开展将其持有的约1056万股公司股票弥补质押给国元证券,至此华业开展所持悉数*ST华业股票(占比23.44%)现已被100%悉数用于质押。

  之后在2018年10月15日至10月25日接连10个买卖日,华业开展所持*ST华业股票接连被国元证券强制卖出,算计卖出1430.25万股,减持份额占公司总股本的1%。

  别的,国元证券自2019年1月18日至4月30日经过竞价买卖方法累计处置华业开展所持公司股份1479.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并且从布告来看其间有146.08万股,时发生在4月1日至4月30日之间,刚好在*ST华业复牌后敞开接连跌停之前。

  别的,依据6月4日*ST华业发布的控股股东持股被司法轮候冻住布告来看,华业开展最新持股占总股本的21.22%,在5月7日至6月4日之间其持股再次削减402.27万股。期间*ST华业股价尚处于1元上方。

  尽管*ST华业股价持续跌落并且接近退市边际,但受限于减持新规,其大股东所质押股票尽管爆仓也无法大规划在二级商场被卖出。

  组织踩雷

  在*ST华业大幅跌落后抄底踩雷的不只有散户,很多组织出资者包含部分公募基金以及证金、汇金等国家队资金也相同踩雷。

  依据choice核算的*ST华业组织出资者状况来看,2018年中报时共有69家基金共持有约5286万股*ST华业股票,到2018年底时持有*ST华业股票的基金家数尽管削减(41家),但算计持股数量也增多,到达约6073万股。

  南边基金与鹏华财物、农业银行指数基金则成为其间踩雷者。在2018年中报中,南边基金共有8只产品算计持有787.26万股*ST华业股票;到2018年年报时,南边基金共有6只产品算计持有1291.63万股*ST华业股票;而到2019年一季报时,尽管基金公司只发布了其前十大持股状况,但仍然显现南边基金有2只产品算计持有1202.38万股*ST华业股票。

  别的,鹏华财物-金润24号财物办理方案,在2018年三季度末持股约1685万股,新进入*ST华业前十大股东,该财物方案在2018年四季度减持约128万股*ST华业股票,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该资管方案持股量仍然有约1557万股。还有农业银行中证500指数基金,是在2018年四季度新进入*ST华业前十大股东,2019年一季度仅少数减持约64万股股票,期末仍持股约1202万股。

  以2018年三季末*ST华业股票5.46元收盘价核算,假如4月份以来鹏华财物-金润24号财物办理方案与农业银行指数基金均未卖出的话,其账面亏本已别离超越7000万元和5400万元。

  证金公司和汇金公司均是在2015年第三季度第一次出现在*ST华业的前十大股东之列。在2018年中报中,证金公司与汇金公司别离持有*ST华业约2220万股和1628万股,之后在2018年三季度证金公司增持了约497万股*ST华业股票,刚好是在*ST华业“百亿债款暴雷”发表前。

  一贯到2019年一季度末,两家公司持有*ST华业股份数量一贯未变,假如两家公司持股仍然没有卖出的话,证金公司与汇金公司则别离阅历了*ST华业上一年10月份和本年5月份以来的两波暴降。

  但也有组织在第一次大跌后决断“逃生”。华泰证券在2018年三季报中仍持有约3014万股*ST华业股票,而在2018年年报中华泰证券现已消失在*ST华业前十大股东队伍,别的在2018年底choice核算的券商持股中,*ST华业的券商持股家数也由本来的1家变为0家。

  聪明资金被“闷杀”

  一贯聪明的港股通资金,在*ST华业也栽了一个小跟头。上一年9月份时港股通体系持有*ST华业股票数量还保持在400万股左右。阅历上一年10月初的暴雷大跌后,*ST华业股价在3元下方徜徉,到2018年11月1日,港股通持股忽然暴增至4498万股,而前一天(2018年10月31日)港股通体系持股仍是缺乏477万股。

  之后港股通持有*ST华业数量快速添加,至2018年11月29日体系持股量到达阶段性高位,约6861万股,持股占*ST华业比也到达4.81%。之后又快速削减,至2018年12月11日,港股通体系持有*ST华业数量已削减至仅有约903万股。

  可是这波短期“抄底”操作中港股通资金应该是铩羽而归,从2018年11月1日至2018年12月11日,*ST华业先小幅上涨后持续跌落,期间股价全体跌5.33%,并且从2018年11月14日港股通增量资金还未到达最大值时,*ST华业股价现已开端跌落。

  之后港股通资金再*ST华业持股虽有震动但均保持在3000万股以下,2019年一季度末时体系持股量为2237万股,港股通资金也成为*ST华业第六大股东。4月份港股通资金尽管在震动中坚持*ST华业,但在*ST华业年报发布及股票被ST前的4月26日,港股通持股数量仍有约1080万股,并且有超越225万股是在4月26日当天增持,当天*ST华业收盘价2.78元/股,港股通体系持股市值约3002万。

  这3002万港股通资金在*ST华业的接连跌停(4月30日至5月24日)中简直悉数被闷杀,仅有在跌停翻开买卖量扩大的5月17日港股通资金卖出了13.12万股*ST华业股票,5月24日当天港股通资金持有*ST华业的市值仅剩约1312万元。也就是说在*ST华业的接连大跌中港股通资金因无法出逃直接被闷杀了近1700万元。

  直到下一个买卖日(5月27日)*ST华业尽管持续跌停但放量,当天港股通资金大幅卖出超越277万股,之后港股通资金接连净卖出*ST华业,到有最新核算数据的6月20日,港股通体系持有*ST华业数量仅剩约218万股。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