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陆华又把公司“丢了” 科陆电子巨亏12亿国资接盘

2019-06-21 22:11:35来源:凤凰财经作者:小思

  已连续出售15家公司股权。

  6月20日,科陆电子公司公告回复深交所问询,否认了媒体报道的董事长饶陆华涉嫌“跨国重婚案”事件,称相关事项系女方团伙设计的骗局。

  公告显示,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其被骗取的相关资产已被加拿大法院冻结,后续其本人将积极采取法律手段追回。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对饶陆华及李佩佩相关案件作出判令: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

  就在风波的前一天,饶陆华又把公司“丢了”。科陆电子关于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显示,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为远致投资,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变更对公司经营和持续发展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时间财经还发现,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有息债务规模为46.72亿元,而货币资金为8.06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大。公司已连续出售15家公司股权,且终止了18亿元募投的四个项目,用于的公司补充流动资金,

  江苏立泰律师事务所孔静对时间财经表示,根据中国的法律,如果涉案人在未离婚的情况,从国外再登记离婚,涉嫌重婚罪,构成重婚罪的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一般情况下犯重婚罪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女方设骗局?

  据公开报道,中国富豪饶陆华于2015年8月到加拿大出差时,与李佩佩相识。二人是否一见钟情,外界并不得而知,但他们却于2016年4月在拉斯维加斯闪速结婚。

  但这段婚姻很快陷入破裂。2018年5月和2019年1月,当地法院两次为该案开庭,饶陆华想要拿回两人热恋期间投入的17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2亿元),李佩佩对此不能接受。至今,案件没有结果。

  据相关媒体引述一份来自加拿大法院的材料称,在矛盾爆发后,饶先生状告李女士商业欺骗,李女士则反告饶先生重婚罪,指其隐瞒在国内的婚姻,要求男方支付赡养费并且分割其部分财产。

  让饶陆华头疼的不仅仅其与李佩佩德重婚案余波未平,科陆电子近年来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董事长饶陆华的第一大股东地位就在前一天已被远致投资所取代。

  根据6月19日发布的公告,远致投资花费499.36万元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101.29万股,目前远致投资持有公司24.26%股份,超过饶陆华83股。

  资料显示,远致投资深圳市国资委旗下公司,这意味着此次股权变动国资晋升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对时间财经表示,民营企业具有相对灵活的机制,而国企激励机制相对较弱。国资股东入主后,一方面会给公司带来充足的资金和资源,但另一方面机制能否跟上还需要观察。此次国资股东变为大股东后,或有利于缓解资金压力,稳定投资者的信心。

  巨亏12亿元

  科陆电子由饶陆华等人创办于1996年,主要生产电测仪器仪表等产品,并于2007年上市。近年来主要业务包括智能电网、新能源及综合能源服务等,但最近两年科陆电子业绩并不太理想,尤其2018年巨亏12亿元,目前市值仅70亿元左右。

  时间财经注意到,2018年,科陆电子实现营业收入37.91亿元,同比下降13.3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20亿元,同比下降411.18%,资产减值损失8.58亿元。

  此外该公司最近还面临18亿元定增项目“流产”、债券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等不利消息的影响。

  6月13日,科陆电子公告称,拟终止“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三个募投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共计约10.73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终止的原因,科陆电子表示,“且自去年以来,国内融资环境趋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公司经营资金受银行抽贷等因素影响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张,流动性紧缺导致公司在新能源市场,特别是储能市场爆发的当下,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撑相关业务的正常运营。”

  事实上,科陆电子业绩下滑除主要是受流动性影响,与之前的激进扩张不无关系。2015年以来,公司通过股权收购、增资等方式进行对外并购,相继布局了光伏、售电、车联网、充电桩乃至城市安防等领域业务。

  2015年11月,公司耗资3.89亿元收购百年金海,彼时交易对手上海太务承诺百年金海2015年度-2017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为3600万元、5000万元和7000万元。

  百年金海除在2015年完成承诺净利润外,百年金海在2016年及2017年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根据公司4月2日的公告,百年金海的亏损更是高达3.73亿元,无奈只能将其出售。

  根据公告,拟将持有的百年金海100%股权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市丰之泉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之泉)。

  投资的失利,伴随而来的是资产负债率迅速上升,截止去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72.76%,相比2017年的68.42%,再次升高。

  为了回笼资金,缓解资金压力,科陆电子又开启“卖卖卖”模式。据长江商报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公司已出售15家子公司股权,包括多座光伏电站和上海卡耐股权以回笼资金,股权转让金额合计13.60亿元,收回金额合计9.38亿元,另有4.22亿元待收回。

  而饶陆华曾将手中股权大笔质押融资,用于科陆电子定增和非主业投资,但在去年大环境下,科陆电子股价大跌腰斩,饶陆华陷入质押危机。从2018年6月起饶陆华开始寻求脱困,深圳国资委旗下的资本平台远致投资后来成为纾困救星,陆续受让饶陆华所持股权,并帮助科陆电子解决资金问题。

  如果远致投资再次增持超越饶陆华成为第一大股东后,继续增持,上市公司科陆电子易主或将在所难免。

快速索引: